面值退市”警报”拉响 包钢股份”19包钢联”债券大跌

2月8日,包钢股份债券大跌,其中“19包钢联”跌20%盘中临停,“20钢联03”跌逾11%。

至收盘,“19包钢联”跌幅收窄至4.35%。最新评级结果显示,目前上述两只债券评级仍然维持在AAA级。

同日,包钢股份股价创出近半年以来的新低1.12元,面值退市风险再次拉响,而这已经是公司一直存在的“老大难”问题。

实际上,公司经营层面并无明显问题,近几年公司业绩一直跟随行业周期波动,并始终保持盈利状态。

2017年、2018年,钢铁业供给侧改革阶段,钢价飞涨,包钢股份净利润更是一度突破30亿元。

2019年至今,由于本轮周期钢价上涨主逻辑的弱化,其利润规模同步出现下滑。

近期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,2020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减少27.15%到43.05%的下滑,但是仍然处于盈利状态,预告净利润为3.5亿元至4.5亿元。

反观二级市场走势,包钢股份却自2017年8月见顶后连续回落,最低跌至1.04元附近,距触发面值退市风险一线之遥。

尤其是最近半年,该公司股价多在1.1元至1.2元之间波动,难有显著明显。究其原因,在于公司极高的股本数量,摊薄后的净利润无法为公司股价带来支撑。

过去十年间,该公司总股本从64.24亿股,迅速扩大至2018年的455.85亿股,这已股本数量相当于宝钢股份的两倍,可后者2020年预告净利润却是包钢股份的27倍。

此后,伴随行业景气度下降,公司利润规模减少,每股净利润随之被大幅摊薄。

2020年4月29日,该公司股价创下1.04元新低。

而据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》的相关规定,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(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)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,则触及终止上市情形。

上述背景下,公司大股东包钢集团于同年5月抛出了一份“金额不低于20亿元、不高于40亿元”的增持计划。

而截至同年11月6日,增持计划实施期间过半,包钢集团增持金额尚不过2.5亿元,未完成增持计划金额区间下限的50%。

今年1月27日,任职刚刚满两年的公司董事长李德刚由于工作调整原因,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,由原包钢集团副总刘振刚接任。

需要指出的是,目前该公司仍然处于上述增持承诺期内。

不过,仅仅通过增持的方式,并不能解决前述股本过大的问题,但是若通过回购股份的方式,包钢股份又错过了2017年、2018年盈利能力最强的黄金阶段。

接下来,若公司股价跌破1元警戒线,并无法给出有效解决方案,公司退市风险随之大增。

(原标题:回购不及预期,面值退市“警报”再次拉响,包钢股份“19包钢联”债券大跌)

(责任编辑:钟齐鸣_NF5619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